120医网

首页 > 外科 > 泌尿外科  >  前列腺癌治疗 【盘点】近期前列腺癌与治疗盘点

前列腺癌治疗 【盘点】近期前列腺癌与治疗盘点

12-31 MedSci 前列腺癌治疗 我要评论
【1】Prostate Cancer P D:接受重症监护治疗的转移性前列腺癌患者接受姑息治疗的当前趋势和社会障碍研究 
在晚期癌症患者中使用住院病人姑息治疗(IPC)是较为完善的指南建议。之前的分析阐释了泌尿生殖系(GU)癌症患者在4个检查的原发性癌症(肺癌、乳腺癌、结直肠癌和GU)患者中受益于IPC的比例为排序第3。基于这些结果,研究人员在接受重症监护治疗(CCT)的转移前列腺癌(mPCa)患者中调查了IPC使用的当前趋势和预测因子。
研究发现,在接受CCT治疗的4168名mPCa患者中,449名(11.3%)进行了IPC,且使用率从1.2%增加到了22.3%(EAPC: +19.6%, p<0.001)。当根据地区、种族和受教育状态进行分层分析时,IPC使用增长最高的在南方(从0到25.4%, EAPC: +27.6%)、白种人(从1.5到24.4 %, EAPC: +19.8%; p<0.001)和教学医院(从0.9到26.2 %, EAPC: +19.6%; p<0.001)。在多变量回归模型中(MLR),教学状态(风险比(OR):1.74,p<0.001)和当代年份间隔(OR: 4.63, p<0.001)与更高的IPC使用比例相关。相反,非裔美国种族(OR: 0.66, p<0.001)和GU疾病的初次诊断(OR: 0.49, p<0.001)和入院时的胃肠道(GI)疾病(OR: 0.61, p=0.02)与更低的IC使用率相关。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IPC使用率在接受CCT治疗的mPCa患者中在2004年到2015年急剧增加。IPC使用增加最多的在南方、白人种族和教学医院。非裔美国种族和非教学状态为更低IPC使用的独立预测因子,并且是改善接受CCT的mPCa患者进行IPC治疗的出发点。
【2】Eur Urol:恶性前列腺癌根治性放疗后局部失败和生存研究 
高等级前列腺癌(PCa)根治性放疗(RT)后局部失败(LF)的重要性仍旧未知。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根治性RT后LF的临床意义情况。
研究包括了992名患者的数据(593名为格林森等级4,399名为格林森等级5),他们包含在6个随机临床试验中。研究平均跟踪调查时间为6.4年,患者生存均值为7.2年。研究发现,LF与总生存(OS)(风险比(HR)1.70,95%CI 1.37-2.10)、PCa特异性生存(PCSS)(HR 3.10, 95%CI 2.33-4.12)和无远距离转移生存(DMFS)(HR 1.92, 95%CI 1.54-2.39)(所有p<0.001)显著相关。那些没有转换为LF情况的患者发生PCa特异性死亡的风险要比那些转换为LF情况的患者显著更低(HR 0.13,95%CI 0.04-0.41, p<0.001)。另外,那些转换为LF的患者比没有LF情况的患者具有更大的远距离转移(DM)或者死亡风险(HR 2.46,95%CI 1.22-4.93, p=0.01)。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LF是高等级局部PCa患者OS 、PCSS和DMFS的一个独立预测因子,并且一部分DM事件先于LF事件。LF在干预时需要考虑,也表明了术前强化治疗的合理性。然而,是否这些发现适用于所有男性或者没有并发症的男性仍旧需要进行确定。
【3】Brit J Cancer:转移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中卡巴他赛治疗的总生存和无进展生存研究 
卡巴他赛是多烯紫杉醇治疗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失败后的一种治疗方法。FUJI群体旨在确定卡巴他赛在现实生活中总生存(OS)、无进展生存(PFS)和安全性情况。
研究是一个多中心、非介入性群体研究,时间为2013年到2015年,跟踪调查时间为18个月。研究包括了42个中心的401名患者。入选患者的平均年龄为70岁,主要转移位点为骨组织(87%)、淋巴结(42%)和内脏(18%)。18%的患者在二线治疗时是用卡巴他赛,39%的患者在三线治疗,43%的在四线治疗或者之后使用。所有的患者均经历过多烯紫杉醇治疗,82%的患者经历过阿比特龙、恩杂鲁胺或者两者均有。卡巴他赛治疗的平均持续时间为3.4个月。卡巴他赛起始治疗后平均OS为11.9个月(95%CI: 10.1-12.9)。在多变量分析中,等级≥3的副作用事件、内脏转移、多种药物治疗和>5的骨转移与更短的OS相关。等级≥3的副作用事件主要为血液方面疾病,8%为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症。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FUJI中卡巴他赛治疗的现实生存要比TROPIC或者PROSELICA更短。卡巴他赛治疗使用的时间对生存没有影响,且没有未预料到的副作用事件出现。
【4】Prostate Cancer P D:水蒸气热疗能够减轻导管依赖的尿滞留 
水蒸汽热疗通过利用对流传递的热能来靶向消融阻塞性前列腺组织。最近,有研究人员报道了该热疗方法在减轻与良性前列腺增生(BPH)相关的非神经性尿滞留上的结果情况。
研究人员对38名导管依赖的男性进行了回顾性的分析,他们的平均年龄为75.5岁。研究发现,在治疗的38名患者中,1名患者在跟踪调查时丢失,剩下的37名中的26名(70.3%)能够自发的排尿(TWOCs均值为1.6±0.8),且热疗后不依赖导管的时间均值为26天(范围4-64天)。该26患者中的18名不连续BPH用药。年龄、前列腺体积、水蒸汽注射次数或者正中叶的存在方面没有发现显著的差异与预测成功的治疗结果相关。另外,20名不依赖导管的患者的跟踪调查时间均值为475天(140-804天);6名患者的跟踪调查时间均值为31.5天(0-60天)。副作用事件不常见且轻微,并且很快消失,包括了5名(13%)患者中的排尿困难,4名(10.5%)患者中的肉眼血尿和2名(2.6%)患者中的泌尿感染。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水蒸气热疗能够为导管依赖尿滞留患者提供一种安全有效的手术治疗。
【5】Oncogene:拮抗剂贝沙罗汀靶向TR4核受体能够增加前列腺癌对多烯紫杉醇的敏感性
前列腺癌(PCa)是美国男性癌症死亡的第二大原因,并且转移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患者没有治疗选择。多烯紫杉醇(DTX)是mCRPC的一种标准的化疗疗法。然而,对DTX的抗性是一个明显的临床问题,并且导致了半数患者对治疗没有响应。TR4核受体被报道在PCa恶化过程中具有重要的作用,然而,它与DTX抗性之间的关系仍旧未知。
最近,有研究人员发现TR4在DTX化疗之后的mCRPC细胞和患者中表达上调,并且TR4的表达与DTX的敏感性相关,且具有较高的耐药水平。使用拮抗剂贝沙罗汀靶向TR4能够抑制TR4的反式激活并增加DTX的化疗抗性。机制解析研究阐释了TR4可能能够通过协调TR4/lincRNA-p21/HIF-1α/VEGF-A信号来改变DTX化疗抗性。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结果表明了通过贝沙罗汀(Bex)靶向TR4/lincRNA-p21/HIF-1α/VEGF-A信号途径,也许能够增加DTX的化疗敏感性,从而更好的抑制mCRPC的恶化。
【6】J Clin Oncol:派姆单抗治疗难治性转移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研究 
之前的研究报道了派姆单抗对程序性死亡配体1(PD-L1)阳性转移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具有抗肿瘤活性。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派姆单抗在一个更大的mCRPC群体中的3个平行群体中的抗肿瘤活性和安全性情况。
研究共包括了258名患者:群体1中包含133名,群体2中包含66名,群体3中包含59名。群体1中客观反映率为5%(95% CI, 2%到11%),群体2中客观反映率为3%(95% CI, < 1%到11%)。在群体1中和群体2中响应持续的时间分别为没有达到(范围,1.9到≥21.8个月)和10.6个月(范围4.4到16.8个月)。疾病控制率在群体1、2和3中分别为10%、9%和22%。群体1、2和3中OS均值分别为9.5个月、7.9个月和14.1个月。治疗相关的副作用事件在60%的患者中发生,并且15%的等级严重度为3到5,且导致治疗中断比例为5%。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派姆单抗治疗在多烯紫杉醇和靶向内分泌治疗的RESIST可测量和骨优势mCRPC患者中表现出了抗肿瘤活性,且安全性可以接受。另外,观察的响应应该是持久的,并且OS也让人满意。
【7】Prostate Cancer P D:前列腺癌肿瘤内治疗的一种多聚糊状药物配方 
重点治疗已经成为低到中等风险局部前列腺癌(PCa)患者的一种治疗选择,该治疗方法能够平衡根治性治疗方法的泌尿和性功能并发症风险,以及积极监测带来的精神负担。最近,有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包含了多烯紫杉醇(dtx)和比卡鲁胺(bic)的可注射的多聚糊状制剂ST-4PC,可用于成像指导的PCa重点治疗。他们的目的是评估ST-4PC的体内和体外治疗效果和安全性。
研究发现,ST-4PC药物在注射14天后能够持续和稳定的释放50%的dtx和20的bic。研究人员没有发现全身性毒性,但是在皮下dtx产生了剂量依赖性的局部副作用,而在原位接种模型中没有出现,表明了皮下模型在评估局部细胞毒性治疗方面的局限性。在皮下模型中,0.1%/4%和0.25%/4% 的dtx/bic ST-4PC药物能够显著的减少PSA恶化,到那时对肿瘤体积没有明显的抑制作用。而包含1%/4% 的dtx/bic能够显著的减少原位异种种植模型中的肿瘤体积、血清PSA和生物发光。与药物溶解在DMSO中相比,ST-4PC能够显著的延迟肿瘤生长。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使用ST-4PC进行的成像指导的局部重点治疗能够对PSA恶化和原位肿瘤生长气道明显的抑制作用,并且没有明显的毒性。研究人员也指出了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8】Sci Rep:5α-还原酶抑制剂治疗对前列腺癌检测的影响  
最近,有研究人员在经历了经直肠超声检查(TRUS)/核磁共振成像(MRI)融合活检的多参数MRI(mpMRI)患者中评估了5α-还原酶抑制剂(5-ARI)治疗对前列腺癌(PCa)和临床显著性PCa(csPCa)检测的的影响。
研究人员回顾性的调查了706名患者的TRUS/MRI融合活检数据。80名(11.3%)在活检时使用5α-还原酶抑制剂治疗不少于1年的患者分层为5-ARI组。之后,研究人员对5-ARI组和非5-ARI组进行了比较分析。研究发现,在5-ARI组和非5-ARI组比较中,研究人员没有发现PCa/csPCa检测率有显著的差异(p>0.05)。在评估与csPCa检测相关变量的多变量逻辑回归分析中,研究人员发现年龄(OR,1.062;95%CI,1.035-1.090;p<0.001)、活检前PSA(OR, 1.062; 95% CI, 1.034-1.090; p<0.001)、TRUS前列腺体积(OR, 0.956; 95% CI, 0.943-0.970, p<0.001)和PI-RADsV2分类(OR, 0.956; 95% CI, 0.943-0.970, p<0.001)均为显著的预测因子。然而,5-ARI与PCa检测没有显著的相关性(p=0.384)。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5-ARI治疗在TRUS/MRI融合活检后并没有对PCa/csPCa检测有负面影响,表明了5-ARI的使用并不会影响mpMRI的表现。

温馨提示:内容来源于网络,真实性待查。疾病治疗请找权威医生。

    分享:

    微信

    发表评论